親愛的黛阿姨,

聽N說妳反悔,決定還是不加入我們回台灣玩的行列了。
好可惜呀,如果你願意去的話,以我們聊的來的程度,我們絕對可以玩得很開心的,我也已經想好很多好玩,好吃的點要跟妳分享。

N說妳是因為怕妳姐姐(N的媽媽)萬一知道了,會生妳的氣。妳不想在妳們已經如履薄冰的關係上又惹到她。
特別是她已經警告過妳,要妳不準私下跟她的小孩(妳那些年過三十五的姪子姪女們)連絡。
但是我知道,除了N說的那點,妳其實應該是不想背負着偷偷私下跟我們出去玩的這個“祕密“過一輩子,妳不想每次面對你媽媽、妳姐姐,心裡總有件事藏著不能說。

妳的反悔,讓我五味雜陳。

我可以理解,已過花甲之年,剛經歷離婚,四個孩子分散全美各地,都有了獨立的生活。在省視自己的未來之後,想要最終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是很自然的事。我知道妳有打算要搬回路州,因此想現在先開始慢慢和妳姐姐與媽媽重新打好關係。

但是我也不禁傷感的感到,如果現在妳人都尚未搬回來,就開始被妳姐姐與媽媽那些無形無理的壓力牽制。那若是待妳搬回路州,你是否也會就順從她們不合理的要求,而不敢跟我們往來呀?

三十年前,妳因為受不了你媽媽的精神虐待,
(對你丈夫沒事雞蛋裡挑骨頭一天到晚明示暗示離婚、要求妳家上至床單窗簾傢具廚房廚具、下至桌椅碗盤杯筷拖鞋都要求要跟姐姐買共同樣式、攻擊妳教養小孩的方式、明明和媽媽同住一起,請她幫你看小孩,但若是妳晚些下班來接,她馬上人身言語攻擊妳一整晚,等等之事件)
只要妳堅持、大聲講出自己的心聲,要依照自己的喜好意願做事,馬上被媽媽夥同姐姐聯合對妳冷戰,不願意跟妳說話或幫妳忙。
在有人不斷的用極度強勢的手段想要控制妳的婚姻,小孩,家庭生活,妳的人生的情況下。無法活出自己,依照自己的意願過日子,妳活得極痛苦,逼的妳幾近瘋狂。

於是在二十九歲那年,妳選擇了用最極端的方式離開一切。悄悄事先辭去工作,與先生在月黑風高的晚上,打包一切,帶著小孩頭也不回的搬到別州,不告而別。

真的是已經被逼迫到無法喘息了吧。

妳說妳離開後,雖然日子有苦有酸,但是妳寧可咬牙撐下去,因為自由的滋味實在是甜美。妳的子女也沒有讓妳失望,個個都好大學畢業,也都找到好工作,人生上穩軌道。 
就算妳知道媽媽和姐姐一定很生妳不告而別的氣,妳也無可奈何。因為她們從看不到,自己是如何待人,總是不會反省自己,總是看到、認為自己被虧待。總是認為自己在寬宏大量原諒別人。
直到卡崔娜颶風的過境,妳才驚覺,不論她們怎麼不完美,還是要和她們重新開始,不想讓多年前的疙瘩,成為無法彌補遺憾。

妳告訴我近年來的重新連線,其實不是很順利,妳發現經過這麼多年,事情其實一樣沒有變。
幾年前帶孩子們回外婆家的探親之旅,連孩子們都可以看出外婆和阿姨的專制封閉與對人的不尊重。尤其是當她們發現你不願意依她們指令指揮妳的孩子後,就當着妳孩子的面數落妳。
妳帶著孩子去拜訪姪女,事後被姐姐知道,她不爽的直接趕妳出門。只因為她和自己女兒的關係一直不好。
妳的孩子很明白的告訴你,以後他們不願意跟這些人有任何關連、因為她們完全不尊重妳。
前年經歷了離婚,妳趁聖誕探親的時候告訴了姐姐與媽媽這個消息,卻只換來她們的“活該早知道“,“誰叫妳不聽我們的“那類種種的冷嘲熱諷。

沒有支持,沒有同情,只有她們報復的痛快,告訴妳 : “誰叫妳當初不聽我們的,誰叫妳當初要離開我們,一切都是妳咎由自取,上帝懲罰妳的報應,活該!“
妳默默回到了家,自己經歷了一段時間療傷,卻還是想繼續彌補和家人的關係。
(就算妳姐姐與媽媽的影響力已經大到除了N之外,弟弟與妹妹都不願意和妳說話。妳卻還是繼續保持連絡。)

阿姨嘿,我不懂呀,是我好傻好天真吧。
我知道妳與N的弟弟妹妹沒有其他家人了,但是為何願意屈服於這種“Mommy hit me because she loves me, she will love me as long as I do what she told " 的被虐者心態裡呢?
我的原生家庭裡沒有這種,只要是家人就可以是非對錯顛倒不分的包容。我們台灣人一向是愛之深,責之切的身體厲行者。

當我的婆婆(妳的姐姐),發現我根本不在乎被孤立的時候可是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我才好。她發現完全沒有把柄可以逼我就範。
她以為可以利用我沒有家人在旁的弱點來打擊我,殊不知我早看透了這一家的惡性循環,老早就選擇自己過自己的生活,
寧可忍受孤獨也不願面對假意的微笑和有條件的善意。更不因為寂寞而急病亂投醫,被人趁人之危,借機控制我的婚姻生活。

阿姨,我自國小之後就不玩那種“我不跟妳好,妳不跟我好,我叫阿花大呆也不跟妳好“的幼稚遊戲了耶。

我也知道為什麼我好傻好天真了,我和妳們史家最大的不同就是,我的家人朋友也許都遠在天邊,但是卻全都親近在我心裡。 
我也許獨自一人在異國生活着,但是我的心一直是滿的。所以我一直無法苟同大家“被虐也沒關係“的心態。

妳的妹妹和媽媽與所有的子女都生活在同個城市裡,但是思想與精神上的距離卻是比我飛回台灣的距離還遙遠。
聖誕節感恩節就可以看出來,當時,妳也在呀,沒有人敢多說一句話,大家都一臉“趕快熬過今晚就可以了“的表情。

 

總之,我雖然很失望妳決定不一起來了,但是我理解妳的苦衷。This is not about me. It never i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凱倫有話說 的頭像
凱倫有話說

我的部落格

凱倫有話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慢蒂
  • 哇~歡迎回台灣玩耍阿!!(整個看歪重點)
    哈哈哈
  • 噗~~哇哈哈哈哈,
    謝謝曼蒂啦,想到要回去我也很開心哈哈。

    凱倫有話說 於 2012/08/18 13: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