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回家一趟對我有很正面的幫助,讓我想起自己也是有爹娘阿媽疼愛,有兄弟姊妹支持的小孩。阿公最後一次的把大家聚在一起,他最後一次強而有力的體醒了我,what family it is about. 

回美國之後面對N的兩個跟現實脫節到有妄想症的外婆跟媽媽,我有更堅強的意志來處裡這種如蒼蠅飛舞的煩人狀況。我的感覺除了覺得她們有如蒼蠅般煩人之外,還有被霸臨的感覺,總之妳就是可以感覺的到就是有人無事生非,無中生有,在故意找你麻煩。

以下是我觀察出她們慣用來操控子女的模式,此同樣模式在我嫁給N的這一年多來,眼見重複被使用在N與他弟弟弟妹,妹妹妹夫以及N的阿姨身上。

首先,受害者通常都過著幸福快樂且忙碌的生活。

再來,不是媽媽忽然跑來告知受害者他/她哪裡作不對,就是外婆在全家見面的時候口出極盡刻薄諷刺的惡言讓受害者知道,她們(媽媽及外婆)在生他/她的氣。

以上情況屬於受害者幸運,算兩老女人心情好,因為她們只是“告會告知“受害者。運氣不好的受害者,總是會在自己家庭和樂,工作忙碌屆時接到電話,莫名其妙的被指控並且直接判刑告知懲罰,或者是被兩老邀請到家裡,當面被教訓,然後被要求當下滾出家門。

接下來,受害者要嘛就是要低聲下氣的等個幾天在打給兩老,不然就是要自己厚着臉皮硬登門拜訪請求原諒。要不就是自己退到一旁,等兩老冷靜幾天之後自動連絡,表示願意原諒。

此時,這個家的受害者通常都會如釋重負的謝主榮恩,兩老寬宏大量威威風風的顯示出偉大母愛情操。

以上情況非我本人體驗,而是我親眼見識以及根據N的其他家人提供的多數故事集結出的一貫模式。

老娘我可不玩這種遊戲。

今年從感恩節前兩個老女人就開始找麻煩想逼我就範,幸好阿公有讓我回家一趟,我恢復理智也安定了神經。回到美國後再繼續面對這件事,臨危不亂。

一切就是冷處理,通常有蒼蠅我只想把它趕走,不然就是少去臭污髒亂聚集之地。也幸好N理解他家人是怎麼樣的人,沒有不支持我。

聖誕節與新年我實踐感恩節前就打定不參加的主意,N與他阿姨都有點擔心這樣會火上加油,讓兩老更覺得我討厭,之後難和好。

其實我心理一面好笑,一面想的是,你們要一個已經都看破也都不在乎的人去擔心什麼和好的事呢?為什麼要照不合理的道理就範?

不過不去過節,N覺得禮物還是要送,殊不知聖誕節隔天他媽媽一聲不吭的把禮物退回,小小傷到四十歲中年人幼稚的心靈。

這又一次的冒犯,我收下也記下了,但是繼續冷處理,不表示任何意見也繼續不和他們見面有任何接觸。

敵在明我在暗,我觀察的更清楚。

我不指望也不覺得這兩老會改變,我接受這就是她們的為人,上述模式就是這個家的傳統。但是,我的人生及生活,可不會因此繞著她們轉。

冷處理久了,可能兩老開始覺得不對勁,都一月快中了我怎麼沒有爬着過去試著求和?但是還是以為可以玩弄我,前天N的媽媽自己去找N,要他轉告我,“我被原諒了,她們願意原諒我“。

連N自己聽了都覺得自己的媽媽跟外婆怎麼這麼不知檢討。

過了兩天看我這方沒有反應(咦?怎麼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欣慰開心的接受?),又打電話來跟N說要找我見面討論,看是要道歉還是怎樣把事情談開來。

噢~我親愛的婆婆與外婆大人,可以談的時機早已過掉許久,不要想跟我肉麻兮兮的說家人應該如何,事實上是,我們並不是一家人,我跟妳們是姻親,我是從不同家庭不同文化下長大的小孩,我們雙方之間的相處要融洽只有“尊重“兩字可當基準。我不再有興趣想知道妳們想說什麼,也不再覺得妳們需要道什麼歉。這兩人心機馬戲團愛玩弄操控人的模式我看得很明白,也懶的在理。

總是無中生有,自我發酵出一堆別人對不起你們的事件、理由-->怪罪+報復+懲罰他人-->架子擺高高等著原諒人或是要人家求原諒的手法模式,中間可看出與社會脫節嚴重,自我中心,不尊重他人意願與生活。

我不願意也沒必要對不存在,非事實的事件或情緒與其引起的後續負任何責任或代價,因為一開始,本來就是無中生有/莫須有=根本沒事。說穿了,心機二人馬戲團是將自己本身的不安全感或是任何對現實的不滿變相惡質加駐在子女身上好來滿足自我感覺。

很多時候,對宗教最虔誠的人是惡魔最容易寄生的寄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凱倫有話說 的頭像
凱倫有話說

我的部落格

凱倫有話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