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ention.jpg  

美國有一個節目叫intervention,

專門紀錄那些吸毒酗酒者如何開始用酒用藥,上癮之後的症狀及性格外觀的改變,節目中跟拍上癮者的日常生活,其家人的生活,以及上隱者的成癮自白,與其自己的生活和家人朋友的影響。

intervention-2.jpg  

觀眾可以看到這些吸毒酗酒者在喝酒吸毒的實際醜態,家人的擔憂焦慮以及什麼辦法都試過卻仍沒辦法讓其戒隱的沮喪。

節目的尾端通常都是家人朋友聚集起來,捏造一個藉口,請上癮者答應讓節目跟拍,最後家人好友再把上癮者藉故邀到某一地點,逼上隱者不得不坐下來聽全家人好友的心聲與願望,與節目合作的專業輔導專家也會一同坐下來當輔導,希望上癮者答應自願去勒戒中心。

Intervention13.jpg  

想當然爾,被設計的上癮者每個都對被設計感到極度憤怒與難堪,每個都不願正視自己有藥物或酒精成癮的問題,反而是一味怪罪家人不但不支持也不同情或了解他們,還設計他們上節目。幾乎每個上癮者都是暴跳如雷的奪門而出,臨走之前還憤怒的跟家人朋友切八斷。硬被留下來的,在聽完家人朋友剖心掏腹,聲淚俱下的心碎告白之後,即使自己也哭得無法自己,多數人還是選擇聽完後,仍否認自己有問題而離開。

鏡頭上可以看到在那些上癮者暴跳如雷的離開後,家人朋友,輔導諮商員還是都會一同追出去,在路上拉拉扯扯,眼淚鼻涕俱下的在大馬路哭著追趕,苦求她/他給自己也給家人一個機會,去勒戒所治療。

百分之九十的上癮者不願承認自己有問題,有百分之三十去勒戒出來的人仍舊重犯。

人是很脆弱的動物。

很重要的一點,

一般人通常都只看到那些酗酒吸毒的人有多軟弱,多容易無可自拔的陷入迷幻世界沒辦法自己控制自己的人生,但是在節目中,除了吸毒上癮者被送去勒戒,在他們家人朋友中最關心,最急迫,最積極要幫助他們的家庭或朋友成員,也都被諮商師強迫被送去接受心理治療。

為什麼?因為他們也中了毒,中了深深陷入為了要幫助自己所愛的人而生活重心偏移,無法繼續正常生活的毒。多數的他們晚上無法成眠,一天到晚擔心自己兒子女兒會吸毒或酗酒過量死在路邊。有些人強硬不斷的把小孩往送勒戒所送,不顧自己經濟陷入危機,甚至到了生意失敗的地步。有些人小孩前腳一出門後腳就跟著出去,想要阻止他們買藥買酒。還有些人則是除了擔心耗財,還要照顧上癮者的小孩。

所以每次觀眾都會看到,在諮商師把成癮者送上往勒戒中心的路上後,接著老父或老母,或阿姨叔叔等等,也接著跟家人告別,含淚踏上去心理復健中心的旅程。

節目的結尾通常都會有跑馬燈出來說明勒戒者後來的進度,一期的勒戒是三個月,勒戒剛出來的人都渙然一新,看起來健健康康,但是只有非常,非常少數沒有再犯。有些人三個月不到就自行check out,想當然一樣是繼續吸毒酗酒,往死亡之路去了。

看了那節目很多次,我的結論是,吸毒酗酒者不可憐,可憐的是他們背後的家人朋友。

現在看到Amy Whitehouse的死訊,我一點也沒有辦法說,她好可憐,好可惜那些感傷的話。國外網站上充斥着大多歌迷惋惜,怪罪靠她賺錢的唱片公司跟經紀人或家人見死不救,我真希望他們去看看那個節目。西洋演藝界已經不是第一次有明星死於這種用藥用酒過量的例子,成功戒酒戒毒活下來的巨星有多少,他們怎麼會不知道要怎麼幫Amy. Amy自己的媽媽早在08年就透露自己因為不管怎麼作都無法有效的幫助女兒戒毒戒酒的絕望

“I've known for a long time that my daughter has problems,but seeing it on screen rammed it home. I realize my daughter could be dead within the year. We're watching her kill herself, slowly. I've already come to terms with her dead. I've steeled myself to ask her what ground she wants to be buried in, which cemetery. Because the drugs will get her if she stays on this road."

要幫助一個不願意被幫助或不願意正視自己的問題的人,是非常困難,近乎不可能的。

在這種情況下,失去生命或弱者是可悲,在生者才可憐。有時候選擇堅強活下去的人才值得同情,因為他們要背負的是更多的責任與悲傷。

艾美懷絲的家人朋友們,你們現在終於可以安心的休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凱倫有話說 的頭像
凱倫有話說

我的部落格

凱倫有話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