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美國的人都知道,美國的房子家裡一定都會有前後院。

公寓就算了,但是開車進住宅區一定會看到每戶人家的前院都有綠油油的草皮,之間點綴着花圃。到了地價更高,更高級的住宅區,更可看出每戶前的園藝技術更是先進。

美國法令還有規定前院的草不可長過六寸,太雜亂的前院還會被罰款,因為市府有派專員不定時尋訪各個社區檢查。

我是正統的台北都市人,從小就覺得住公寓比住透天樓舒服(開玩笑,奇怪了為什麼在自己家還要爬樓梯呢?),從小喜歡夜生活,種花種菜完全不是我的梗,所以想當然爾搬到這裡來對這些個花草園藝的東西完全不屑一顧。

買房子的時候我就跟N說得很清楚,我不是會蹲在前後院挖土挖洞,撥弄奇花異草的女人,我對植物最高的容忍性只侷限於各式廚房香草配料,任何長過六寸的綠草除了九層塔之外我一率會無視於其存在,讓它繼續生長。

所以當N很認真的跟我解釋割草的重要性時,非常有彈性及開明的老婆我當然表示理解,只要N自己知道要定期割草就好,我不會阻止。

我們家的草隨著春去秋來長了又割,割了又長,一向非常規律。

到了上星期我和N在參展,晚上回家的時候忽然發現我們家整個前後院的草都被割過,也修的很整齊。N第一個反應就是打去問他媽媽,因為她前一天晚上才剛打來要N去雇一個園丁來幫忙整理院子。N跟我都認為OK但是現階段我們的生意在淡季,開支要很控制,因此等到旺季開始,再來考慮園丁問題。

結果果真是我那雞婆的婆婆跟她媽媽自己未經我們同意就找人來割了院子裡的草。說之前看起來不夠體面,還說我們有錢的時候再還她就好。講的一付好像幫了我們大忙,應該要感激她們的樣子。

說真的,看到院子整齊的草,我非但沒有喜悅之心,還有着被強行侵入的不舒服感。也許這是媽媽為兒子著想的心意,可是第一,過夫妻生活的人是我和N兩人,我們兩人才最清楚到底現在生活是什麼狀況,錢要怎麼花。第二,我才是住在這個屋子裡的女主人,她們這樣作,讓我有很強烈的被越權,被忽視,不被尊重的感覺。

只不過是一堆草,在我們忙的時候長長了一點,為何要強施我們不需要的小惠?增加我們無謂的負擔?再來,替自己兒子做出這種決定,有考慮到我作妻子的感受?這種舉動很直接的讓我覺得好像是我當太太的不幫忙先生割草,也不懂門面好看的重要性,所以她們要來干涉“幫忙“自己的兒子。

旁人看到可能會覺得唉呀,我怎麼有這種自動幫忙的婆婆還不知感激的嫌東嫌西拿翹的抱怨。

我想我的心路歷程的確一般人是比較難理解。

從這件事我學到,想要幫人忙要幫的有格調。有人開口當然義不容辭,但是人家沒有要求就不要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在別人身上,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也許你是單純的好意,想貼心的做好事,卻因方法及時機不對反而弄巧成拙,惹人討厭,甚至殺雞不成蝕把米,增加別人無謂的負擔。

That's al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凱倫有話說 的頭像
凱倫有話說

我的部落格

凱倫有話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劉老師
  • 還真是一氣呵成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