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昨天弟妹來家裡,聊到我們的ㄤ的阿媽, 讓我發現我們真的是非常不同的人。例如,聊到老太太有時對我們的不禮貌或找我們麻煩,弟妹給我的建議是,就當成她也活不久了,就順著她的意去參加她的查經班,這樣可以避免很多老太太事後惡毒的對待。

我倒是有不同的看法,我認為事事順從老太太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主要原因是,我這個單純又心地善良的弟妹並不知道,她忍受每週五的查經班,老太太在背後卻是不斷的逢人就講她壞話。弟妹可能以為我不去查經班是覺得無聊,但是除了無聊,我其實是不想再聽到那些對他人惡毒的批評。加上每次跟老太太見面,她除了像顆不定時炸彈亂講話搞得大家不開心,她執意活在自己世界裡,完全不管子孫意願,強烈的情緒化控制慾,以及其他家人敢怒不敢言,默默全盤接受,任由老太太任性欺負,甚至帶給眾人不便也沒辦法的被動相處模式,總是讓我看不下去,每次回到家都會跟N討論,最後搞得我們兩人都不快。(N習慣被動接受,我習慣解決問題,又是我們兩人個性的不同處)

我不想用這種從老太太不良行為當成負面教材,來進一步的認識其他家人。不想為了她跟我老公吵架,也不想被她逼到要我對她不禮貌的地步,所以保持安全距離比較好,就這麼簡單。

說服自己老太太活不久了,用這個藉口來忍受她,我覺得很缺德啦。還有,通常這樣講,那個人反而都會越來越長命。弟妹忍受了老太太十年,難道還要再自己騙自己下去嗎?

弟妹也跟我說了很多生活上由老太太帶來的不便,像他們一家人,小至出去外面吃飯,大至計畫遠程旅行,都沒有辦法獨立成行。因為老太太一旦知道他們出去,就會忌妒,然後怪罪怎麼沒有邀請她。搞得他們不是去哪裡都要發函邀請報備,就是要偷偷摸摸當賊似的偷跑,然後事後瞞東瞞西。如果定好行程,或要出去吃飯定好餐廳,邀請老太太加入,通常最後也會全盤走樣,因為老太太不管自己是被邀請的,不是要改期就是改去別的餐廳吃飯,搞得弟弟跟弟妹最後白忙一場,要不就是根本吃不到想吃的餐廳。老太太現在行動不便,又不肯用輔助行走器或輪椅,更增加旁人負擔。

最近一次過分越矩的動作,是發生在去年底弟妹還懷着老二的時候。老太太在教會上廁所的時候碰到弟妹的朋友蒂娜,先是問已有三個小孩的蒂娜還有沒有計畫繼續生小孩,人家回答沒有了之後,老人家馬上要求蒂娜要加入她,和她一起去說服弟妹去結紮,把輸卵管紮起來,不要再生了。這位蒂娜也很妙,先去跟其他太太說了之後才回來跟我弟妹說,“誰誰誰覺得我應該要告訴妳這件事“。

弟弟跟弟妹不過總共兩個小孩而已,也沒有很多啊。如果是擔心小夫妻養不起,那就說擔心經濟狀況,也不該跟外人說這個,不管怎樣,老太太絕對是蓄意的,因為她沒有糊塗到會措詞不當。而且我知道,從她過去不斷的跟我講弟妹壞話的內容來看,她看不起出身低的弟妹。一直說弟妹資質不好,總是控制她孫子,壞心眼,不會教育小孩之類的言論。

有時候我會覺得,嫁入一個家庭就好像找到新工作,加入新的公司,有不同的文化。新人總是看的到,或不理解一些不成文、不合理的濳規則,但是老鳥們都視為理所當然,見怪不怪,逆來順受。新人要嘛就是被濳移默化,同流合污。看不過去的人就大不了離職,再找新的理想環境。從我自己的經驗來看,選擇離開的人會總是不斷的選擇離開,理想的工作環境是不存在的。選擇同流合污的人總是會很痛苦,但是那苦會使新人和老鳥產生認同感,加速情誼增進。

在這新家庭裡,弟妹是選擇加入逆來順受的老鳥行列的新人。我則是選擇堅持我用我一貫的對策,作我該做的,但是堅持不鳥濳規則。過了一陣子我會看似融入,但是其實仍是選擇性參與的不合群分子,總是騷動。

今天我想起自己的外婆,她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啊。外向又樂觀,總是為子女著想不說,還會自己調適想法,試着和現代接軌。光是她願意放開胸懷去試這點就與N的外婆差很多。煮菜也比N的外婆好吃太多啦。

阿媽我愛妳~~~!!!

IMG_3828 媽在花博2.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凱倫有話說 的頭像
凱倫有話說

我的部落格

凱倫有話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你們家的阿媽跟我們家阿媽根本是同一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