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我從來沒有養過貓,我一直都是愛狗人士,一向無狗不歡。
之前出國前家裡忽然有了洋娃娃(一隻來借住的金吉拉),讓我深深愛上牠們的性格。
我想我也有變吧,本來以為我喜歡狗兒們極度需要人注意力的特性,
後來慢慢發現,反而是我無法,也不想再投注那麼多精力及注意力在好動的狗狗身上了。
好不容易在網路上發現拉法葉有一個專門飼育波斯貓的地方,
我們花了大把銀子只希望可以有一隻可愛的小傢伙來陪我們作伴,哪知道碰到一個怪怪的賣家。

去領貓的當天,
賣家是一個大約年約六十幾歲的太太,一見到我就異常興奮的給我一個超大擁抱,然後跟我說長說短,
一直叨念說我怎麼之前通信及通電話時不告訴她我是東方人。
我很客氣的說,不知道原來她對東方事物有興趣。
心裡則是莫名奇妙,誰買貓的時候會表明 “你好,我叫叉叉叉,我是黑人,我想買一隻貓。“ 的啊? 

原本以為是付了錢,交接一下貓咪的資訊,或讓我問一些問題,一切就OK。我們可以帶著貓上路開個三小時回家。
哪知道貓太太開始跟我說故事,原來她可能平時無聊,又對東方文化有興趣,
所以平時都跟教會的中國或台灣人接觸學中文。於是她開始跟我落中文單字。
我一開始有點驚訝,她的發音真的很標準,當然我給與大大的稱讚,只是越到後面我開始發現場面有點失控。
因為她開始滿場飛舞,不是要跟我交接貓咪的東西,而是一下給我看她教會中文班的照片,一下跟我解釋她是什麼教會。
一下又說誰誰誰是台灣來的,誰誰誰是中國來的。
當然她說的那些人,我一個也不認識啊。
最誇張的是,混亂中她開始拿出電話,打給她中文班的一個台灣太太,要我跟她講電話。
我很尷尬的接過電話,很尷尬的跟我完全沒見過的一個太太聊天。
聽起來對方還蠻正常的,似乎對這種狀況見怪不怪。只是她們好像都是寂寞很久的孤單老人,話夾子一開就沒完沒了。
我講了至少有十分鐘的電話。
好不容易把電話掛掉,貓太太沒有跟我講有關貓咪的事,而是又開始拿出照片跟我介紹照片中她中文班的每一個人,然後他們每次聚會都在作什麼,
還給了我一堆傳教的小本子。
我的臉皮都尷尬的笑到僵硬了。 

幸好要不是Nathan開始不耐煩,急著付錢,而且時間已經很晚,我們還要開很久的車回家,那個太太才放我們走。  

臨上車前,她又在車外用中文大叫“我愛你“。

我覺得頭皮麻麻的,這種熱情實在是讓我有點吃不消。 但是我當下沒想那麼多,把這種熱情歸類為南方特有的好客。
一直到回家了幾天之後,因為貓咪的一隻眼睛一直有“流目油“的症狀,所以我們帶牠去看獸醫。
第一次去看獸醫,我把所有的證書都帶齊全,包括育種飼主開的證書等等。
一進診療室,看過貓咪出生證明的獸醫就對我說,“所以妳的貓咪是跟那個誰誰誰買來的吼,她很怪吧!“ 
well,其實獸醫用的字是" Nut Job"跟"Crazy" 

乍聽之下我當場愣了一下,其實覺得這樣用字形容一個老太太有點太苛。
但是獸醫馬上說,但是她的貓咪個性都很好。
我看他有點抱歉的臉,其實他也不想這樣說一個老太太,但是真的沒辦法用比較輕微的字眼。

然後他繼續問我,有沒有看到貓太太家的貓教堂?
我是有看到幼貓房外面有一大塊很漂亮的室內活動空間,獸醫說那裡有迷你教壇跟花壇專門幫貓咪結婚用。
對一般老外來講,幫動物結婚根本就是很無謂滑稽的事。
但是對極度愛貓人來講,這種舉動其實可以理解啦。
我還是跟獸醫分享了貓太太抱著我用中文大叫我愛你跟被她傳教還有被強迫跟陌生人講電話的經過。
我看他笑中帶著“哇,貓太太的瘋狂又進階一步了“的讚歎。
貓太太看來是我們這州唯一大宗的貓育種家,獸醫自己有幾隻貓也是跟她買來的,還有幾個病人也是貓太太的貓來的。
然後Nathan跟獸醫兩人開始討論看來貓太太是單身獨居之類的話題。
Nathan一直都不喜歡貓太太,我想他當晚就看出那太太不太正常,只是他不是會道人是非的人,所以一直沒跟我講。
 
 
 

獸醫說得沒錯,貓太太的貓咪的確很好,他很乖,很聽話,也很活潑可愛。
我們搬家後他適應的也很好,活蹦亂跳的。還很黏人。
只是我覺得很奇怪的是貓太太似乎一直打電話給我,不知道要幹嘛。
我不認識的號碼通常我都不會接聽,如果她真的有事要跟我講,大可像之前一樣寫mail給我。
她打了三四次,我都沒有接。
讓我真的想抓狂的是,她找我找不到,開始把Nathan的號碼留給別人,讓別人來找我們。
有人打給Nathan說要找我,說她經過貓太太介紹,會說中文,跟我們住在同一區,願意和我交朋友。

唉,我寫了一封信給貓太太,說明我很感謝她的熱心,但是我並不急著交朋友。
就算要交朋友,我也希望是以自然的方式認識人,而不只限定於教會,更不限定亞洲人來當朋友。各色人種我都歡迎。
當然我寫的非常情文並茂,對方只是過度熱情的老太太,我不希望她覺得受傷。
希望她看了我的信能理解。
  
 

我知道我特立獨行,只是從以前開始我出國念書的時候從來就沒有覺得一定要跟台灣人或亞洲人一起行動。
交朋友我比較相信只要磁場相近,心態正確,觀念開懷,心存善意,不管你是哪裡來的,一定可以都可以成為好朋友。
我也不喜歡為了認識更多人,就往教會跑,好像去那裡的有信仰的人就會都是好人或都是正常人。
宗教歸宗教,友誼歸友誼。順其自然不行嗎?很多信教的人反而問題一大堆,我寧可靠緣份。
要跟台灣人或東方人當朋友,我也持相同原則。
既然搬到國外來了,為什麼要死死堅持一定要跟台灣人一起呢。要說中文,要交台灣朋友,住台灣的時候那裡可是一堆台灣人啊,在那裡交就好啦。
不禁是台灣人出國有此迷思,竟然連老外也覺得我應該會想跟“My Own People “交朋友。
我不怪貓太太雞婆,因為連我婆婆跟她媽媽,甚至我尢一剛開始也是要我去台灣教會只因為覺得我應該會想跟我“同一國“的人在一起。
我是想跟“我同一國“的人一起,但是我想回國跟他們一起,這樣可以吧。

有一次去吃韓國菜,餐廳裡很多東方人,隔壁桌坐了一個東方女生。
我看到東方人從來都不會想知道他們是從哪裡來的。
吃一吃突然發現另一桌的小情侶走過來跟隔壁桌的女生講話,三個都是大陸人。
等到他們走了Nathan才跟我說原來那個隔壁桌的女生趁韓國老闆離開的時候對著餐廳全部的人問有沒有人是說中文的。
我看電視看得太專心沒聽到。
難怪他們三個有一度突然用很期待的眼神盯著我看。
說真的,全英的環境有這麼痛苦嗎?到了餐廳還要這樣刻意找“同一國“的一起講話。

東方人,西方人,全部都是人,有些東方人比西方人還壞,有些西方人也比東方人還賤。
只要是人都有好有壞。其實東西方大致都一樣。
接受自己身處的環境,過的反而會比較開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凱倫有話說 的頭像
凱倫有話說

我的部落格

凱倫有話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